周粥粥

瘦即正义

  我感觉我是睡在床上的,但是我睁不开眼,床边好像是站着两个人的样子,一大一小。突然,其中一个声音对着我说“这孩子,活不了多久了……”
  我一下子了蹭起来,身边并没有人,我下意识四处看了看。发现我处在一个破旧的屋子里,家具上布满了灰尘,感觉好久没有人居住过。
  我下了床,走了出去,突然有一个老婆婆冲出来握住我的手要我救救她的孙女。
  我才意识到,我卷入了一场命案。这场命案没有任何一个线索,没有目击人,只有一个个的失踪报告和死亡证明,而我作为孙女的同学并且是最后一个看见孙女的人,就充当起了目击者的工作。身为唯一一个线索,我要跟着警察一起查案。
  目前为止已经有六人丧命,我跟着警察来到验尸的地方,看着那六具尸体,我发现我是认识他们的,有点头之交,有一起上学的同学,有朋友。
  于是我被怀疑了,跟我一起查案的警察一直拿防备的眼神看着我,他们搜了我的家,在我的卧室里面搜出来一双带血的手套。查出来,是孙女的血迹。
  我笃定这个东西绝对不是我的,我对他们发誓我从来没有见过。他们犹豫了一会,为了方便查案还是把我关押了起来。
  我也不知道我被关了多久,这里是封闭的,见不到阳光,也没有时钟,只有一身床和一面镜子。
……
……
  我发现我可能患有人格分裂,因为墙上总会莫名奇妙的出现一些奇怪的文字,而这个房间里除了我不可能会有别人。
“他们都该死!”
  我现在相信那些人是我杀的了,我开始恐慌,开始害怕他们发现真相会杀掉我。开始不敢睡觉,不敢闭眼,怕她会趁着我意志薄弱的时候再次跑出来。
  我还是看到了她,在镜子里。她告诉我,外面的人早就知道人是我杀的,只是苦于没有证据,又知道我有人格分裂,于是设了个局把我抓了起来。所以才会关我这么久一点消息也没有。
  根本没有需要援救的婆婆和孙女,那双血手套也是他们弄在家里的。
  至于那六个死去的人也都是因为跟我有点过节,所以“我”才会杀掉他们。
  她兴致勃勃的讲述着杀掉他们的过程,而那些画面全都争先恐后的往我脑袋里钻,我过于震惊,又因为几天没有睡觉,正正是意志最薄弱的时候,所以我失去了意识让她跑了出来。
  她越了狱,出来之后把那些设计我的人通通杀了。包括那个婆婆和她所谓的孙女。手起刀落,血溅了“我”满脸。
最后我们回到了那个破旧的屋子,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命不久矣的预言,而她似乎听到了似的,走到镜子面前对着我笑
“看看,我们不是好好的活着么”